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龙头杖(1 / 2)

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龙头杖

“你……你……怎么可能?”

王大厨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秦宁,满嘴的颤音。

秦宁没理会他,而是不断打量着手里的传国玉玺,在看到那黄金一角时,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不错,不错,老天爷合该我发财。”

“将传国玉玺还给我!”公孙飞云此时大怒,浑身鬼气在动,直扑秦宁而去。

只可惜被王大厨偷袭了一把,身负重伤,这点攻击,秦宁挥挥手的功夫就给化解了去,而后将传国玉玺塞进兜里,不满道:“什么叫还给你?你为什么要我,把我自个的东西还给你?你这鬼好生不讲道理。”

公孙飞云脸色一变再变。

王大厨此时也醒悟过来,震惊道:“是你!是你在算计我?”

“王大厨,饭能乱吃,话不能乱说。”秦宁更为不悦,道:“你自证你的身份,我来找我的宝贝,咱俩互不冲突。”

顿了顿,他道:“你们可以继续。”

王大厨满脸横肉哆嗦的不停,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是被秦宁彻头彻尾的给算计了,而且面前的秦宁绝对是一顶一的高手。

他咽了口口水。

而后跪在了公孙飞云面前,颤声道:“祖师爷,我被小人蒙蔽了!”

“废物!”公孙飞云气的哇哇直叫,毕竟这私藏了千年的传国玉玺,都被他认定是私有物了,现在被人给抢走,怎么能不气?

他当下双手结印。

很快一只只恶鬼不断在四周窜出来。

一个个青面獠牙,鬼哭狼嚎,双目猩红的盯着秦宁。

秦宁掏了掏耳朵,道:“过分了,你们吵你们的,关我什么事?”

“杀了他!”

公孙飞云此时怒吼道。

一群厉鬼立马就是疯狂涌来。

而想要立功的王大厨,也是不顾一切的冲上前来,手中龙头棍一甩,当下一道道气劲不断打出。

秦宁微微挑眉,脚下挪移间,那气劲打在白玉石板上,留下一道道深达三寸的裂痕。

“哼!”

秦宁冷笑了一声。

双手接连画符。

一道道斩龙符凭空而立。

见到这一幕,公孙飞云脸色大变:“斩龙术?你是天相门的人?”

秦宁轻笑。

双手在推。

一道道斩龙符不断打出。

整个墓室内更是龙吼剑鸣声不断,那些厉鬼,挨上这斩龙术,纷纷是惨叫的不停,弱小的直接在这斩龙术下魂飞魄散。

秦宁趁此在动。

只眨眼间就出现在了王大厨面前。

王大厨此时憋得脸大脖子粗,双眼发红,怒气腾腾:“我杀了你这小贼!”

但是却被秦宁轻而易举的擒拿住,只捏着这王大厨手腕一抖,这王大厨惨叫一声,手中龙头杖在也握不住,被秦宁轻而易举的夺去,而王大厨也被秦宁一掌给拍了回去。

“好宝贝。”秦宁看着手中不过半米长的龙头杖,眼中闪烁着精光:“不愧是我秦宁的宝贝!”

王大厨听到这话,没忍住,一口鲜血当下就是喷了出来。

只摇摇欲坠。

公孙飞云此时一张鬼脸都快黑到极致了。

先丢了传国玉玺。

玄甲门至宝也落在天相门人手中。

他感觉现在就跟做梦一样。

“卑鄙小人!”王大厨满嘴血腥,气急败坏道:“你还我玄甲门至宝!”

说着。

在张牙舞爪上前。

不过被秦宁又是一脚送了回去,只不满道:“王大厨,我跟你学了几天厨艺,敬重你的为人,但你张口闭口我这龙头杖是你的,就有点过分了!”

王大厨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,只又是吐了半斤血,眼中满是悔意和怨毒。

公孙飞云此时阴郁不已,只上前道:“天相门的小子,传国玉玺我可以送给你,但是这龙头杖为我玄甲门至宝,你们天相门当真要赶尽杀绝不成?”

秦宁挥了挥手里的龙头杖,道:“别套我话,传国玉玺怎么就是你送的?那压根就不是你的,还有龙头杖,也不是你的。”

“龙头杖上有我玄甲门符号!”公孙飞云咬牙切齿道。

秦宁看了一眼。

发现在龙头末端有个显眼的符号,正是玄甲门的门派标志,当下皱了皱眉,道:“你们凭什么要在我的法器上刻下你们玄甲门的标志?”

公孙飞云现在很庆幸自己是鬼,不然非得吐二两血以示尊敬。

“混蛋!”公孙飞云身上鬼气在次滚动。

而眼瞅着自己大好前途快要被葬送的王哲此时忽然动了。

趁着秦宁没注意,直接偷袭了背后。

只是可惜。

人还没跑出两步,就感觉脚下像是长了铅块一般,直接趴在了地上。

“年轻人不讲武德了。”秦宁拿着龙头杖点了点,不悦道:“玄甲门都什么玩意?”

王哲摔了个狗吃屎,狼狈至极,只怒道:“你还我法器!”

“别说我不讲道理。”秦宁挥了挥手里龙头杖,道:“你们非得说它是你们的,那你们叫它一声,它答应吗?”

王哲气急道:“那你叫它,它答应吗?”

秦宁笑了。

只嘴唇微动。

那龙头杖身上顿时闪烁着层层金光,只左手剑指一点,那龙头处传出一阵阵嗡名声,而后利刃弹出,寒光乍现。

“它答应了!”秦宁显摆道。

公孙飞云瞪大了眼睛。

如果不是先前看到秦宁施展天相门绝技斩龙术,他真怀疑秦宁就是玄甲门的人,这龙头杖用也太熟悉了!

但很快,他反应过来:“你为何会我玄甲门心经?”

王大厨一拳锤在了地上,悲戚道:“这厮在我梦中冒充您,我上了他的当啊!”

公孙飞云在次庆幸自己不是人,没有血,但饶是如此,也是踉跄退了几步,气急败坏道:“废物!玄甲门怎么会有你这般废物!”

王大厨不断锤着地板,无颜面对这祖师爷。